当前位置: 主页 > 20kj.com >

山河破碎间没有一处情感可以圆满——浅评小说《柔福帝姬

时间:2019-10-05 16:0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时隔多年,再次走进米兰lady笔下支离破碎的宋史画卷,让人看到的是有别于《孤城闭》和《绿衣》的凄绝哀惋和魂销玉残。以往我们对宋朝的衰败和离乱大多停留在爱国文人的诗篇中,无名骚客的杂谈中,谈及靖康之乱多把笔触放在康王泥马渡江,岳飞精忠报国,秦桧卖国求荣,李清照乱世飘零上,很少提及那些深陷恐怖和绝望的弱女子是如何受难,如何应对的。而《柔福帝姬》的问世即是通过落难帝姬柔福的视角撕开了在金人铁蹄下惨遭迫害的宋朝宫廷女子的命运。作者在创作之初,大量查阅各种宋史资料,对北宋末,南宋初的那段令人窒息的历史做到了详熟透彻,并以作家敏锐的眼光将故事人物和发展脉络完美的镌刻在史料之上,做到了既尊重历史又发挥出了小说创作的无限性。从而使读者对宋史的认知面更加多元和深刻,也对女主柔福的人物塑造有了更客观理性的认知。

  评小说前先来看下相关史料摘记:“宋代有个无名氏,保留下了一份当年详细记载被掳北上的亲王、后妃、帝姬、驸马及宗室贵妇详细名录,叫做《开封府状》,其中标名金国主帅副帅掳获北行的有皇子23人(康王赵构当时不在京城),近支郡王7人,皇孙15人,另有微、钦二帝的皇后、嫔妃、贵人,以及后来成为宋高宗的赵构之母韦氏、妻邢氏,妾田氏、姜氏等在内,共有嫔妃83人,王妃24人,帝姬、公主22人,嫔御98人,宗姬52人,御女78人,近支宗姬195人,族姬1241人、宫女479人,采女604人,宗妇2091人、族妇2007人,歌女1314人、贵戚和官民之女3319人,以上女性总数多达11607人,竟占被掳的14000余人总数的83%以上!金人掳掠她们前往北国,还有个最充分的理由:宋朝支付不起投降协议中犒赏金国军队的银钱,于是这些女人就被明码标价、充抵犒赏金银的数目。 ”

  如此一来,出卖她们的罪人便是无能的宋国君主。难怪徽、钦二帝和他的降臣们眼见自己的妻女被人任意蹂躏,只能忍气吞声逆来顺受了。可悲可叹!千万囚徒齐北上,更无一个是男儿!只因亡宋无男儿,方叫巾帼压须眉。正是这些柔弱女子不愿忍受金人的羞辱蹂躏,以羸弱之躯抗拒虎狼之威,方才上演了一幕幕可歌可泣的宋史悲歌!当然,在面临国破家亡生死攸关的事实面前,人性并不都如柔福那般执着刚烈,也不尽如玉箱那般忍辱筹谋,亦有如茂德帝姬和太后韦氏般的委身求安。

  小说分为上、下部,上部作者多用白描手法,通过落难帝姬回宫后的反常表现将捡漏皇帝赵构的政治立场和性情转变刻画的层次分明。下部以正叙和倒叙穿插的方式,将主要人物通过事态发展和环境变迁,塑造的更加立体饱满。同时也为上部走过场式的人物形象提供了多方位支撑,使读者透过皮相观其灵魂。这种在人物塑造上先抑后扬的写作手法更显示出作者驾驭历史题材的能力。

  怀揣家仇国恨的亡国帝姬柔福千辛万苦逃回故土,以为可以凭借和九哥赵构年少时的美好情愫说服他挥师北上伐金灭敌接回至亲,但在一次次的明示暗示劝说无果后,看到的是曾经神勇无敌的翩翩美少年在金人的铁蹄下早己变成偏安一隅的弄权者。看到她心目中近似完美的九哥为了巩固来之不易的皇权不惜近佞臣,杀良将,她彻底绝望!那个曾用生命爱她的敌国八太子宗隽揶揄她时讽刺赵构的每句话都如数呈现。何其可悲,在金国漫长的与爱同行的禁锢岁月里,她目睹至亲受辱,同胞受难,每过一天都是煎熬,她尚能满怀期待的“恨”着,而在宋廷沉寂无边的自由空间里,她越规干政,巧计谏言,却窥见了人性阴暗,最终绝望的淹没在皇权的争斗中。柔福的可悲之处在于缺乏审时度势的圆滑和恪守推己及人的初心,天真的以为凭一己之力就可左右君心以救万民于水火,完全忽略皇权和皇威的存在,给有心人创造了足可光明正大除掉她的理由。

  那个让柔福惦记了半生的敢作敢为的九哥赵构,在坐上皇位后,脑袋就像后宫嫔妃的裹脚布一样被缠的面目全非,君君臣臣的礼法、黄袍加身的惶恐、政权在握的忧惧,把他原本尚算天全的头脑挤压的畸怪无比。赵构至康王上位后,不堪战事侵扰,居然被吓到丧失了生育能力,可笑的是误把钱塘潮起当敌军来犯以至于从此房事不举。但为了顾及皇家颜面,他不肯承认自己阳痿,一边大肆选妃充实后宫,一边百般宠幸江湖游医。然而,当年少时的情人柔福重新回到他的怀抱,眼看即将夙愿成真,雄性唤起时,赵构再次尝到了失败的苦涩,也成为他一生最难咽下的苦涩。于是他选择将柔福外嫁,既达到他消弭爱而不得的痛苦,又能彻底阻隔柔福为国复仇的声音。太后韦氏的归朝,是柔福至死的根源,柔福见证了韦氏在金国委身敌寇苟且偷安的真相并言语冲撞,致使皇家颜面无存,太后的颜面等同于皇帝的颜面,柔福活着是对韦氏母子最大的羞辱,所以柔福必死无疑。可以说,赵构赐死柔福的过程也是他和过去那个变态畸形的自己诀别的过程。

  整部小说我最喜欢但也最遗憾的是作者用浓墨重彩渲染过的金国八太子完颜宗隽。此人通晓汉文、行事低调、骁勇善战、计谋过人、痴情无限,在金廷的皇权争斗中每每能够化险为夷,最终抵达权力的中心。就是这样一个智勇双全的敌国太子,在书中和柔福展开了一段惊世骇俗的乱世情缘。有读者说柔福之于宗隽只不过是使其奴化后的榻上玩物,对于这样的评价我笑了,能得出如此评价大致是囫囵吞枣式的泛读。宗隽对柔福用情至深是连他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柔福亦是如此!彼此隔着家仇国恨,隔着各自使命,他们之间横亘着逃不过的天命和生死劫,面对柔福的敌视,宗隽只能以势压人,野蛮而直接,只要你活着,无论用什么办法,我都会把你牢牢的拴在身边,你若恨我就恨吧。在禁锢柔福的日子里,他看到了潜藏在柔福灵魂深处那个最初的自己,纯净而善良,刚烈且执着,仿佛她眼中落下的每滴眼泪都如顽石般坚硬。柔福的悲戚也渐渐软化了宗隽的冰冷,以至于在玉箱谋害金国皇帝失败的盛宴上,他不顾自身安危和前程,以命维护使柔福逃过一劫……在两人相处的岁月里,柔福有很多机会可以手刃宗隽,但她只动过一次邪念且中途放弃,刺杀未果,再无契机……这难道不是爱吗?尽管这份情愫中夹杂了太多复杂的情感,细细品味各种细节,都不能无视彼此深藏的真心。之后宗隽受命追杀出逃宋女彻底断送了和柔福之间本就不牢的情感。落马,坠胎,鞭笞,一系列自虐式的报复终于使宗隽放手,我终不忍你死于我面前,你就走吧,此去山高水远无人护佑,好自珍重。至此,每一位和柔福相似之人都会被他找来作为拉拢其他皇子的筹码,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多年以后,宗隽以金国使臣拜访赵构,再次见到傲然挺立的柔福时,所有未尽之言都化作一声叹息和两行清泪。你若安好,我便不悔。只是宗隽没想到,他请赵构代为转交给柔福的祖传玉佩也为自己引来了杀身之祸。

  只可惜,小说在宗隽这个人物诠释上,出现了头重脚轻,虎头蛇尾的败笔,宗隽的落幕最后是以他人之口轻描淡写而出,作为小说主要人物,作者处理的太过粗糙和仓促,宗隽的落败和赵构的谋害脱不了干系,这里作者只是隐晦提及,并未深入展开,作为深爱宗隽的读者颇感遗憾。

  小说中还有另一位铮铮铁骨的复仇女子赵玉箱,她的出场和退场同样惊艳,她的存在足矣让所有大宋男儿和苟且偷安的皇室内眷感到汗颜!这里就不多赘述,喜欢的读者去看原著吧。高手聚义堂高手论坛

白描财神爷图库| 香港六和彩特码管家婆| 马报网站六合| 香港伯乐汇白小姐网站| 博彩网六合彩买码| 2018正版葡京赌侠诗句| 白小姐最快开奖结果| 六和釆资料图库大全| 香港内部一码一肖中特| 香港彩开奖号码走势图|